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8-11-11

  EA终于把一直亏损的休闲游戏部门砍掉了,有人就此联想到了任天堂关于休闲游戏的一个观点,只有游戏玩家和非游戏玩家两种人,所谓的休闲玩家就素那天上的浮云,其实是不存在的。看来,我们有必要把休闲游戏的“参与者”特质做一个归纳。

  早期在联众里打牌下棋的人,主要是棋牌爱好者,而棋牌虽然进不了“想摸个一筒”的奥运会,勉强也算体育项目,就把他们的身份叫做业余运动员吧,那么这种GAME的PLAYER到底算不算游戏玩家?严格意义上来讲应该不算,如果你说聂卫平老师其实不过就是一坨游戏精神病患者,聂大师肯定跟你急。

  后来呢,联众多了一些人,他们本来只是无聊去那里四国军棋什么的打发时间,但是陷入进去后,也很计较团长师长这些级别,符合游戏精神病患者的基本特征,可以算是游戏玩家了,看,休闲游戏里,也还是可以有任天堂所定义的游戏玩家在的,他们关注级别,关注和其他人的竞争,别忘记,棋盘上也是可以PK对手的。但是,这类玩家就也只是一小撮而已。辛苦找到之后,也很容易被现在的WEBGAME挖走。

  接着一转眼联众貌似就地消失,休闲游戏历史写到目前的腾讯阶段时,参与者就开始变得复杂。有专门去博彩赚游戏币的职业非经理人,有大量时间需要打发的社会主义蛀虫,有把妹吊凯子的劲舞51族……是的,到这个阶段,可以确认主流休闲游戏里面的用户基本都是非游戏玩家。所以任天堂是对的,休闲游戏不是游戏公司能够玩的项目。这也从另外一个角度,解释了腾讯为什么在休闲游戏上大获成功,网游这块业务却尚未有所斩获。当然,喜欢所有领域都蚕食的企鹅,只要他坚持,网游也是非常有做大的希望的。

  说到这里,我们会惊喜地发现有一种参与者已经无家可归了,那就是前面说过的业余运动员。为什么业余运动员现在没在腾讯休闲游戏里面混呢?原因很简单,借助一句流行的话讲,劣币驱逐良币,好手都被臭手气跑了。别说聂卫平柳大华,连我们张春晖林军都不去。这或者是运营休闲游戏的另外一条路子,而且完全避开腾讯的竞争。通过不断地组织网络智力运动会,棋牌大师杯来获取人气和影响力,还可以提供认证。比如围棋有专业段位和业余段位,完全可以再搞一个网络段位出来。商业模式上和免费C2C是一个概念,既然场地免费,只能靠增值,而且真的就是大师赛了。休闲游戏,SORRY,现在废掉这个称呼,叫做智力GAME吧,智力GAME的经营,干脆直接借鉴现实体育产业的经营,精英赛,靠明星品位拉品牌赞助;段位赛,借虚荣心让选手交钱;业余赛,凭注意力卖促销广告赚流量;当伯乐培养天才选手选送国家队……甚至,做俱乐部,线上线下互动起来,振兴我国的智力运动会,为解决下一代的脑残问题出一份力,尽一份心。

  结论出来了,进入休闲游戏的玩家数量极少而且不忠诚,所以运营休闲游戏千万不能考虑游戏玩家。要考虑的至少有两类,第一类是广大的无聊用户,群体大,但是基本已经被腾讯等人霸占并洗脑了,很难抢夺。第二类用户是业余运动员,群体小(总量也非常可观了),聚拢之后忠诚度较高,商业价值转化率也非常让人高兴,同时存在多种经营模式。最大的好处是联众曾经启蒙过这个市场,后来迷了路,就什么都放弃了,留下了现成的市场空白。

2008-11-10

  传闻百度要做免费的B2B,这有点娱乐感,甚好。本来感觉B2B是最枯燥无聊的,也没有多少流量,免费去做这代表了什么精神,雷锋精神!只不过,真的能够免费做的B2B,大概只能理解为一个C2C平台上的频道,比如在有啊里面做个大客户交易中心什么的。为什么,因为实质上的B2B和C2C游戏规则完全不同,做B2B服务,网络平台只是一个工具,远非根本,很多和互联网无关的线下、人工服务,这些硬成本随着规模扩大而上升,如果真要免费做,将是非常可怕的,如果说C2C免费一般有钱人还烧得起,B2B免费,恐怕换老BILL来,也会做恶梦。

  从历史的角度观察,竞争门户搜索游戏这些注意力为主的业务,口水战什么的确实很有杀伤力,所以口碑营销很吃香。但是像B2B,B2C,C2C这些明显在自己身上标注出2的业务,都是需要能够帮助别人赚钱才行的,口水的杀伤力和吸引力都有限。众所周知,在古代,马云也营销过易趣,但那些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左三年右三年的免费策略(C2C除了线上,最多就搭个客服成本,而且有巨大流量换广告,免费勉强烧得起),还有支付宝。当然,最重要的是易趣自己犯错,换鉴权平台故意让用户无法正常登录这点本来就相当于自杀(多年以后,想起TOM接手管理易趣时,又换了一把用户鉴权平台,不禁唏嘘,这不能说是改正错误,而应该叫做再次自杀),还搭上好多天的网络反应缓慢和间歇性歇菜。天哪,易趣所有该犯的和不该犯的错误,都在淘宝购买大量流氓推广,包括但不限于强烈弹窗的时期发生。记得当年我有个想法,马云肯定是找人混进易趣高层了!无间道的音乐缓缓响起。

  上回替C2C无责任联想了一把增值服务 ,毕竟我在网络上已经C了很多年,这次本来打算好好为B2B谋划一把惊天地泣鬼神的,可惜的是自己已经很久没有B过了。按照道理来讲,B2B的增值服务空间远比C2C大得多。拆单、团购、合并批文、统一退税、第三方认证/支付/担保……增强服务从来都比价格战更加美妙。同一个价格,更多的平行世界。这对于B2B的两端,都是有拉动力的。更重要的一点,开网店的C们,对于免费是非常渴望和敏感的,属于关键考虑因素。可以说,免费是C们的G点。而至于B们,重要的是真的能够撮合买卖,至于仅仅几千几万的年费构不成B的命门。结果就是,打免费牌对于B的吸引力很弱。当然,要设计策划B2B的增值服务,应该找现实社会的贸易老油条来弄。如果说像我一样,泡网太久了,对贸易业务已经完全不知所云,总还应该知道走私吧?我们线上有B2B平台,线下有数千大飞待命,还不来我们这里做外贸吗傻冒?

  当然,你说对了,走私这种服务只能对付外贸的B2B,类似网盛那样垂直的B2B怎么办?垂直B2B和互联网关系其实不算太大,没有互联网大佬们什么事。

2008-11-07

  张春晖在八卦着空中下一步怎么走 ,并预测可能走网游路线。我想,空中现在是王雷雷掌舵了,他对于网游的记忆,如果是PC网游这块,恐怕不会很愉快。TOM在网游上基本是没捞到什么好处的,第一次应该还算是试水,和盘古一起运营当时的一款实验性产品《侠客行》,记得《侠客行》正式运营的时候,网游的《传奇》还没有开始。也许是早起的虫儿被鸟吃,每服最多只有几千人在线的《侠客行》终于没落了,后来盘古在《侠客行》的基础上做了个《帝国ONLINE》,也没能成功。

  2003年,网游火爆正当时,TOM于是再次高调发威,以《雷霆战队》杀入。记得当时发布会上,军人出身的王雷雷身着迷彩服,英姿勃发,信心百倍。可惜的是,《雷霆战队》这种FPS模式的网游看来只适合在局域网运营,所以逐步的,随着TOM的SP业务迅速崛起,TOM在网游市场上终于慢慢消失了身影。

  虽然说一般人在拥有这样的经历之后,心态上是两种可能,一是不再想去碰网游,二是不信邪,再次上马做到成功为止。按照性格,王雷雷会选择不信邪的方式,可是在兴趣上,他毕竟并没有多少游戏情结。所以,暂时来看,既然选择的是空中这个平台,战略转向PC网游的可能性是比较低的。

  至于说到手机网游,空中属下团队在这方面的实力是业内所认可的,目前运营着的《天劫ONLINE》应该也还算是国内手机网游收入第一的项目。但是,整个手机网游的市场格局依然在井喷的临界点之下,总体收入规模还是偏小,比较难以支撑整个公司的战略方向。

  众所周知,现在移动梦网的百宝箱几乎成了SP刷卡的地方,除了误入的菜鸟,基本没有人愿意成为百宝箱真正意义上的消费者。再加上运营商品味过于高雅,重点扶持知名的大牌厂家的游戏,比如二十年前的8色魂斗罗之类的产品,国内厂商方面别说中小型公司的创新产品了,就说空中的天劫,也是在百宝箱之外独立运营到了超百万的收入。至于整体的运营规则方面,更是莫名其妙,改到现在,已经可以说是黔驴技穷了。所以有一些不靠谱的传言说某些高人正在游说运营商将游戏平台以类似12530彩铃平台或者IVR平台那样外包,以空中在手机游戏运营上的感觉和灵活性,如果做游戏平台的代理运营商,也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但是这里就有了一个大问题,现在空中在游戏运营上铺展很广,真的代理了平台的运营,要如何处理裁判和运动员的角色呢。

  但是,如果说空中将维持现有战略不变,在等待中寻找良机,那么王雷雷应该不会过去,就算周云帆着急马上有新的岗位要上,杨宁等人先顶着也没有什么不可的。所以,王雷雷过去,意味着空中肯定是有战略转型的动作,我的猜想比较缺乏营养,就是将非SP业务进行剥离,包括现在的kong.net和游戏,重新包装一个完全独立的无线互联网概念分拆上市。首先减少运营成本让老空中的报表好看起来,逆市飞扬。然后可以另开口子让更多资金一起进新项目展望未来,激活想象力。王雷雷经历、主导过TOM ONLINE的分拆上市和退市,并有丰富的运营门户网站的经验,所以由此乱想。至于老空中,能够拿平台代理就拿代理,拿不着就靠现在的业务撑着,这些业绩虽然没有什么想象力,拿到资本市场上反正也不会很丢人。

2008-11-06

  深圳的网球场和羽毛球场基本都是爆满的,必须得提前预订。从商业模式的角度考虑,这是非常棒的生意。基本上,仅仅是场地经营就有利可图,增值的有培训班,教练课程等。在此基础上,更大头的应该就是组织比赛。组织比赛必须拥有两块资源,一是明星合约,二是赞助单位。这两个资源互为犄角,有了强大的明星参与,票房和赞助就比较好说。当然,有足够多米的赞助商,烧钱让明星参赛也相对简单。这么好的模式,依然会出现资源稀缺,肯定有我不知道的原因。我想这个事情,也不是计划转行搞体育,只是刚好打完球之后,看到林军的博说最近百度阿里掐架的事情 ,让我一下子从球馆联想到了C2C。

  C2C很可怜,场地经营都是成本,除了挂点广告外,一点收入都没有。类似支付宝的支付工具固然可以获得大量的流动资金,但这些钱可以干吗?马云挪用了吗?除此之外,站内是否可以卖竞价排名?当然一样可以开培训班,教练买卖技巧什么的,同时组织明星店主巡演开会出书等等也许都可以获得一点收入。再激进点,直接介入买卖呢?比如定期组织拍买比赛和商品特卖会,给出折扣最大的店主可以回扣广告位,特别信用分等。而要参加特卖会的买家,请交五元门票。只要有明星货物在里面便宜卖,还需要担心票房吗?而既然组织特卖了,该类产品可以找赞助商吧。同理,只要有了足够的票房,还怕找不到赞助商吗?

  特卖会就是大师赛,应该有很多操作方式,简单的可以忽悠店家来自觉配合。打个比方,冬天到了,组织个加湿器特卖,把卖加湿器的店家名单列进来。告诉他们将组织特卖,愿意的大家开个特卖价。除此之外,还提供三百个广告位让店家竞投,出价最低的就成为换取广告位的奖品了。这些超级低价的,就作为类抽奖的方式提供给幸运买家。贪婪点的可以考虑高调团购的方式,毕竟C2C数据库是一个非常大的宝藏。按照去年的行情,估算一下大概可以卖掉几台加湿器,然后找到厂家议价批量购买,回来加价分销给相应的店家,同时答应做特卖专版,置顶一周,弹出半月什么的,反正已经赚了店家的钱了。

  其实,经常做些增值服务,就算赚的钱不多,对于店家的忠诚度和互动性总是有好处的。国内的C2C和百货卖场没有什么本质区别,只是大家都不收入场费,那么店家肯定也不会管那么多,淘宝有啊全都有啊,拍拍我也上去更新一下,哪怕已经死掉的易趣,上去更新一下也花不了几分钟。所以,口水那么多没用的,如何帮店家多卖点东西,多为买家想一些占便宜的招,用户自然往这儿来。要忽悠,口水还真不如炒作,开场馆的就没有什么可以忽悠,直接让纳豆费牛来比赛就是,所以,掐那么多,不如去弄个流亡海外的圆明园的什么喷泉狗头来,让大家一起爱国拍一个买回来,搞个几千万美金的成交额,多轰动啊,包管CCAV也得播。再找不到爱国的人拍,还找不到洗钱的人拍么,就不信。

2008-11-05

  中移动在正式开始3G商用之前,已经在几个重要城市进行了轰轰烈烈的大规模测试,令人好奇的是,种种迹象表明,中移动的3G业务定位居然在低端。

  首先,参与此次测试的终端,几乎都是低端的国产型号,内存少,处理能力低下。综合网上测试者的反馈,我拿到的TCL U398算是较为强大的山寨机了。可是下载了无数网游,没有一个可以玩的,年度冠军,空中的《天劫ONLINE》,干脆就连封面都看不到。《神剑诛仙》好一些,还可以创建角色,可是,也在初始化的时候卡住。至于代表了3G能力的视频通话,丢帧严重不说,时不时出现的马赛克,让我们回到了看AV的日子。好吧,大不了用来当猫使。但真正让人绝望的情况出现了,无论是从移动的MDC机房中下载,还是其他IDC的,最高速度几乎都没有超过10K的,而且,极其不稳定。我真不相信这是网络的问题,更怀疑是软件或者手机的BUG。毕竟,EDGE也比这个快多了。

  所以结论已经呼之欲出,运营商通过发放这一批测试终端,传达了这么一个信息,中国的3G市场,瞄准的是“价格优势市场”。从定位而言,彻底排除了对高端用户行为的一切关联。看测试机型,无论是外观设计,还是预设的UI界面,甚至包括缺省振铃,全部都在努力向山寨机学习,而且还学不像。比如TCL U398最雷人的,就是开机关机的时候,几乎以120分贝的声音从2.1喇叭系统里狂吼出一段摇滚的电子琴。

  至于性能方面,展讯的平台,应该还没有展示过超强的处理能力这一部分。现在中兴出产了史上最强的TD手机U990,用微软的WM平台,能够支持HSDPA,可惜的是,到今天该款手机还没能看到。我不知道,哪怕再强大的千兆光纤接入,对于一个8088CPU,64K内存的恐龙计算机而言,有什么意义。有报道称,测试手机的开机率,已经不足20%,这真一点都不奇怪。

  从营销的定位要素看移动的3G品牌,也已经非常清晰。首先是名称,标准叫做TD-SCDMA,和原来中国电信采用SCDMA支持的“村通工程”看上去好像一脉相承。至于说到业务品牌,应该说,以前的全球通、动感地带,神州行,我看还都行,现在3G业务业务却叫做“先锋卡”,也许,还不如叫做先烈卡更为妥贴些。然后移动召唤而来的终端华丽亮相,海信,中兴,TCL牌子的手机并非新军,已经是建立了自己品牌内涵的老兵,他们一直战斗在各县级市的卖场里,最近,几乎被混乱的山寨机淘汰出局。最后和低端定位相关的是客户服务,在10086的体系中,不要说和全球通用户的待遇相比,就算总也拨不通人工服务的动感地带用户,也不会遇到那么多困惑。好吧,其实也难为客服人员了,毕竟是测试阶段,她们什么都不知道是情有可原的。可是,为什么要求了测试者必须上网提交测试报告,但总是无法成功地把随机密码发送到测试者的手机上呢?无法登陆的测试者,如何履行他的义务?

  电信适时出来发话声明,他们将要推出的3G,针对的将是高端用户。这句废话中的废话,难道真暗示了移动3G策略的另类?是的,现在市面上支持3G的高端手机,几乎全部都是WCDMA的,这个形象,已经不再需要运营商做任何推广,就天然存在了。

  至此,一个阴谋论已经呼之欲出,中移动通过大规模的公众测试,准备从舆论上摧毁TD-SCDMA这个标准。从营销定位上把这个技术标准品牌化,形象化,将其作为SCDMA的升级版,以后继续为服务“村通工程”而贡献青春。

2008-11-04

  众所周知,我们有太多无法执行的相关法规,几乎每个怪叔叔级别的人都曾经违法过,这构成了一个惯于违法的和谐社会。而现在,北京税务局觉得有必要开始对那些玩游戏的孩子进行习惯违法的教育,以免将来不适应社会,于是准备出台虚拟所得纳税的相关规定。我们的税务系统,连实体商品现金流的税务问题都还无法解决,要如何征收虚拟税呢?为了让这个无法执行,只有培养娃娃漏税习惯的规定得以落实,我给北京税务局免费支招。

  所谓上策,也就是最好的解决方法并不复杂,和文化部物价局工商局公安部等相关部门牵手,规定所有网游发行时都必须包含这么一个规则:所有虚拟货币流通时,自动缴纳17%的增值营业税。相应的,游戏里所有虚拟道具一旦在策划阶段出台,就得标价并上报物价局,每个合法的道具,都要有物价员签字。如此一来,把关卡控制在网游运营商这里,就非常容易执行了。比如一个用户购买了100个Q币,系统自动让税务局抽水17个Q币。而虚拟道具的交易,也很容易计算溢价,再不行,也可以让工商局以扰乱市场秩序为由介入抓人。如此一来,以后财政收入里面除了人民币和外汇,又多了一项虚币。虚币收多了也不需发愁,可以考虑以一定比例的关系在工资里发给公务员。这种方法最和谐,利益也最大化。估计相关部委开若干个会讨论个89年,应该就可以落实了。

  实在是等不了89年,那么看看中策。中策不需要联合太多部委,北京税务局自己就可以执行。第一要务是到所有网游里买一个高级别的号,然后请高手开发外挂若干,这个外挂只有一个功能,就是一旦游戏里有道具易手的情况出现,马上通知那个买来的高级号,该号立刻出动通知出让道具的玩家自报纳税,不配合的就地正法,把他PK成为残疾。至于有人说,如果遇到更高级的号PK不过怎么办?这哪里还有什么可以郁闷的,现实中收不到的税多了去,看到级别高的,直接无视就可以了。这种方式简单而充满娱乐性,同时又不会被游戏运营商抵制,局里还多了几个部门,多出很多职位以及领导,还有非常多的执法号和外挂采购单,体系内外都很爽很和谐。

  如果觉得中策有一定的技术含量,比如说难以判断玩家的背景,很容易闯祸的话,那就只有下策可以选择了。下策最简单,就是税收2.0的理念,让玩家自己创造税收。首先让玩家自己报税,设立一个纳税光荣榜,纳税百强可以得到税务局的奖状。然后制定投诉有奖规则,鼓励游戏里的玩家举报其他人偷漏税,一旦举报成功,回馈举报额度的若干比例给予举报者抵减税收。

  最后有一个申请,如果北京税务采用了我的建议,虽然是免费的,我还是希望能够给我优惠一个虚拟税收6免4减半的政策。

  看林军访宫玉国,就想起当年注册完CHINABYTE之后第二天,突然接到客服电话说有纪念品送。当时就被雷到了,一是认为随便注册都有电话来,肯定人气不好,再者当年网络感觉很BYTE的,突然之间有一个真实MM的声音插入,比较后现代。早期的网站,做内容多以IT垂直的比较热门,除了早期网民多是IT民工外,还有一点原因,就是要拉广告的话,除了IT业,哪里找得到第二个行业的其他客户。虽然事实上,当年CB做什么都可以,选择IT门户应该只是资源选择,没有那么多商业模式的论证吧。我只是借此感叹,这种有商业模式可以牵强附会的故事,到底比不上天马行空的综合门户传奇。模式是个好工具,但很多关键时候,也会限制想象力。

  如果按此类比,现在无线互联网的广告市场已经非常不错了,比如说短信群发商,业内的其实反而少了,地产、桑拿等其他行业的商业单利润丰厚。分众说不做了之后,很多小公司吃得肥肥的。当然,除了罪恶的群发,网络联盟渠道很多都只能接到业内单。比如SP,或者网游,还有一些依然会烧点钱的门户、社区和终端软件。

  就广告媒体而言,在WAP上进行产品促销的基础其实已经存在,更不用说形象的展示和品牌推广了。所以说现在无线互联网有一个类似“好耶”的机会,拥有传统广告客户资源的,现在切入进去做,或者可以抓到一个机遇。当然,现在的无线门户、社区在内容框架上缺乏早期互联网人的大气和远见,基本还是偏向个人站的做法,只抢最大的那些流量,不做多样化的覆盖。这种内容的偏好,也会延迟无线好耶们引领客户进驻手机的时间。没办法,在一个做几个美女标签,往联盟上一投放就有几十百万点击的时代,傻瓜才会去复制类似豆瓣,绿人这样的社区。

  前期做得不是特别好,但是已经融到资的一些无线门户社区或者搜索,好一点的现在也暂时做联盟赚钱。其实从业务形态上看,他们本来最有可能转型做一个无线好耶,可是也许是心太大,要做GOOGLE,或者哪怕YAHOO,根本看不上好耶。也可能更现实的问题是,赚钱太容易,烧的钱也不是自己的,所以根本难以静下心像一个初创的广告公司一样,一个个地去积累客户和业绩。所以,无线好耶应该是一个传统的草根广告公司从外部杀入比较靠谱,以后写起传奇故事也会比较好看。

2008-11-03

  写博就像唱卡拉OK,香水有毒霍元甲,月亮之上青花瓷,一个个像模像样的,自己开心,听的人也不会特别难受。这本来就是亚洲卡拉OK流行的一大秘诀–专门捧一堆乱七八糟的歌星出来让卡拉爱好者去超越,去自我满足以及YY。可是如果YY过度,在K房里男的试图变身Michael Jackson,女人积极学唱Sarah Brightman,那么就算唱的人自己可以忘情享受,听者只会剩下两种,一种是疯了的,另外一种,也是疯了的。现在很多的名博就是这样,比如像那个什么郭小受,一边抄着书,一边在名博里唱美声,那种地方,就不乏这两种粉丝在。

  从商业规则讲,服务要满足的是大多数的那部分,这我非常认同,所以短信曾经从看不到的账单上崛起,网游依然在乡镇网吧中飘香。只是刚刚看到某个博客练歌房的首席包间,居然留下来的是一班无调式吟唱着“北大,的一流女,为什么这样狂,这样狂啊这样狂”这种曲子的名士雅人,且围观者众,小众话题也可以大众经营,实在是高。后来想一想,先是高唱国歌获得掌声,后来被VC逼着改唱十八摸的博客中国已经实不存,名也不存了,基本上听国歌的混八宝粉丝圈,而喜欢十八摸的一早去了51,你以为他们傻,真想约芙蓉姐姐啊。偏安一隅的也不少,比如blogbus现在以帮客人出唱片的方式做着一些跨界的差异化经营。还有那些只存在神话中的海外K房,什么blogspot之类的,貌似被我们的海关贴了封条,上面写着华人与恐龙不得入内,害得我曾经花好大力气爬过去,才发现被骗了,里面除了恐龙,什么都没有。真所谓好奇心害死狸。至于我们IT民工曾经时不时去唱唱老鼠爱大米的那个DONEWS,嗯,那个那个不说也罢了。那么,还能剩下什么样的沉默的大多数?也就只能是传说中的那两类疯子了。所以成功的K房很简单,耐心地把疯子都收集齐全,以后不管谁来唱什么歌,都有一堆堆丰满的掌声。这才叫做三赢呢。

  曾经有人在奋力表演中,不幸从舞台上偶尔瞄一眼台下,觉得看过去密密麻麻的都是疯子,就预言博客已死。其实,唱K的人,为什么要关心K房死不死呢?自己HIGH,以前不曾经也躲在自家客厅里写个人主页么。

  找来找去还是这个K房好,人少清净,最重要的是,网易人民对于怪叔叔的热情,一点不亚于天涯。这点让我们这些怪叔叔很开心。

  “口碑营销”(Word of Mouth Marketing)是一门驾驭口水的学问,有成功者如GOOGLE以及乔布斯的APPLE,以企业文化和品牌内涵引发电磁效应,聚集起一堆堆的铁杆粉丝,这些粉丝们非常忠诚,一旦公司有了什么产品甚至仅仅是概念产品,粉丝们的口水就会马上高效地覆盖了互联网,形成一波波的自发传播。这种高效廉价的传播方式让所有企业发疯般地研究口碑营销这种工具。

  有的人抓住了“自发传播”这个关键词,于是启动付费博文计划,提出话题,然后标价,试图让博客们“自发软文”。这种计划至今持续着,但是,对此方式我们不能允许他盗用口碑营销的帽子,因为中国媒体人早就用烦了,不就是软文么。软文在有限媒体时代很有价值,到了互联网,就算买通了百万名博客写同一个世界,同一篇软文,也只能被海量噪音无情淹没。 粉丝们的自发传播和众博客的“商业模式探索”有一个显著的区别,那就是集体行为和大量个体行为的区别。粉丝们相互之间的气息是互通互动的,信息是动态延续的,比如几天几十几百个BBS中的帖子,非常具备感染力。而不是每博写一个干巴巴的命题作文就拿钱走人。这才是口碑营销中自发传播的关键。

  其实,口碑营销的关键,在于粉丝群体。众所周知,活在今天群星乱舞的年代,要做一个粉丝一点儿都不难,难的是拥有粉丝,更难的是拥有大量粉丝。所以,经营口碑传播,就是经营粉丝。实在没有粉丝的话,就创造粉丝。

  请上几百号员工,每个员工配上十几个论坛去分管,平时让他们奉旨泡论坛,再制定版主利益规则,比如置顶帖子值多少钱等,多笼络些版主和资深会员。到了干活的时候,节奏先规划好,然后话题依次放出,该沙发的沙发,该飘过拿分的飘过,一个热腾腾的话题就保证飞速传遍互联网的各个角落。很快的,那些长期泡在网上随时监控动态的意见领袖们,比如KESO,比如和菜头等人或者会转贴、分享乃至评论话题,于是,再策划点不同意见出来小吵一通,哪怕说的是“三鹿在汶川捐了900万!为此得结石又有什么大不了。”当然,这个不同意见会很快被打死,可怜的“脑残的90后”就得经常出来扮演这个角色。至此,一般传统门户如新浪以及快一点的纸传媒也会跟进报道。这就是国内现在成功的口碑营销模式,有1024,奇酷等成功企业策划了无数的口碑传奇。

  奇酷曾经在一次会议上介绍了王老吉的一个案例——王老吉用一个正话反说的方法,炒作“封杀”王老吉,在各大论坛不断炒作这样一个名为《封杀王老吉》的帖子:“王老吉,你够狠!捐一个亿,胆敢(原文如此)是王石的200倍!为了整治这个嚣张的企业,买光超市的王老吉!上一罐买一罐!不买的就不要顶这个帖子啦!”

  至于奇酷所介绍的另外一个相反案例,王石地震博客事件就不要提了,因为这个潜规则所说明的,是目前“口碑营销”最有力的部分,都用在打击竞争对手上。毕竟放眼望去,我们也实在没有什么好东西可以卖了,只要打死了对手,自己就算成功吧。至此,作为国内慈善事业做得很好的企业家之一,王石先生就莫名其妙地被口碑了一把。

  口水也是水,记得古代传说中的伟人,早已经懂得堵是没有出路的,洪水需要疏导。是的,光懂得花钱让百度忽略网址或者花权力让GFW屏蔽关键词是没用的,三聚氰胺哪怕再也无法在电脑屏幕上显示,那些结了石的婴儿其苦痛并没有任何消减。在国内做互联网的也许都会有类似这样的经历,某天接到网监处的电话,说你管理的BBS里,有六年前一个点击为3的帖子违背了相关规定,必须删除。真的,有这功夫,还不如让他们改行当粉丝,去口碑营销吧,那样更有效率。

  无纸彩票一直是被禁止的,所以不管互联网还是手机,非自己人就都不能卖彩票。那么现在那些彩票销售网站除了大家都不知道的自己人,其他都是违法的吗?也不是,除了马上关闭彩票频道承认违法的淘宝,其他网站上,你每下一注,他们都说帮你打印出一张实体票,网络此时变成了委托代购的工具。在这种情况下,禁止无纸彩票的规定,损害的是网络下注者。因为通过网站不是直接购买了彩票,在法律意义上仅仅是委托代购,但是其实又不存在一个有效的委托代购协议。那么假设最坏的情况,一旦中了巨奖,假如网站耍赖,用户没有任何工具可以保护自己的利益。所以,呼吁有关部门承认无纸彩票已经实质上大量销售的事实,制定相关的管理法规,以保障网络彩民。哪怕保护不到彩民,也保护下树木吧,那些号称被打印出来的纸质彩票,除了浪费和不环保之外,还有什么意义?也许还有一个意义,就是再次培养说谎、违法的良好民族传统。

  早在八年前,手机****的福彩就已经出现,几个城市陆续发展之后,几乎所有的手机彩票都是有地方福彩中心参与运营的。如果相关单位都有实际的操作能力投入运营,依靠官办的公信力和方便的****方式,道理上讲移动彩票有机会一统江湖,消灭所有网络草根彩票。可惜的是,众所周知,这仅仅是理论上有效。彩民的****固然有理性的,但大量非理性的行为必须是草根阶层才能理解,比如风水运气等奇妙的法则,可以造成现实生活中某个彩票窗口火爆而隔壁另外一个窗口门可罗雀。所以,呼吁有关部门承认自己无法在彩票销售上吞食天地,唯我独尊的事实,明确商业模式,制定游戏规则。要不就干脆把所有销售网点全部关闭,一律自己做。否则现在龙战于野,天地玄黄的混乱状况,对于彩民和网站,都是一个隐患。

  如果无纸彩票能够得到一个新的,合法的商业模式,孵育出来的是又一个草草收场的移动梦网,还是一个具有生命力的巨型新兴市场?这一切很多人都在YY,当然YY的不是天涯 ,天涯也许只是为了帮一把500WAN,YY的也不是500WAN,他们已经足够有钱了。

  不用你说我知道,YY的那个人包括我。说这些其实到底都是胡扯而已,记得江湖有一个传说,某地福彩中心准备上马网络彩票项目,写报告递上了中募委,迟迟不得回答,后来托人一问,回答是想做就去做,别傻了,这种事情怎么会想着能有同意或者不同意的明确批复呢。

  忘记念叨一下体彩,是因为体彩真的很难办,比如说即开型、竞技型体彩,给你你敢做吗?正如我们国家的妓女已经非常多了,但是税务局就宁可来收那个注定无法收到的虚拟个税,也不愿意去面对一个“特别行为消费税”一样。